百家樂
百家樂

舉凡輸的人,要不就是懷疑賭場作弊,百家樂要不就是說負收益的遊戲久賭必輸,要不就是說心態沒控制好,而從未系統的分析過自己的作戰策略,或海量測試過自己的作戰方案。

賭場有微弱優勢,也並不代表逢賭必勝。我曾出過一個偽命題,一個口袋裡有30個紅球、70的白球,摸到紅球1賠1,白球輸,每摸一次後在放進去,大大的負收益值,但通過纜式策略,依然可以平手或盈利。

負收益,只是增大了我方的資金振盪幅度,及小概率風險的存在。我曾海量測試過“西部纜”,不同時段,產生不同結果,20萬手,盈21A多,百家樂等一天又摸擬20萬手,盈23A多,又在不同時期摸擬20萬手,負- 25A多,再等一天再摸擬,盈22A多……不同時段的摸擬,呈現完全不同的盈利結果。

這說明什麼?莊家並非必勝,我們也並非必輸,只要策略設計得當,我們怎麼都不至於輸得那麼慘,負收益與抽水,只是讓我們為遊戲付出基本的娛樂費用,但不至於傾家蕩產。

我並非鼓勵賭,如果能不賭那最好。百家樂即然戒不掉,就不能盲賭與莊家拼運氣,賭徒死了一茬又一茬,莊家依然屹立不倒。比運氣,我們永遠沒莊家命好……

此次以1萬口為周期,只要嚴格按照軟件標準操作,輸錢你不管,再多我都買單。當然,1萬口始終也只是大數的滄海一粟,百家樂不具備任何意義。但是,這1萬口卻能讓我們了解振幅的特性,磨礪我們作戰的意志,增強了我們對大數的敬畏。

百家樂
百家樂遊戲連接入口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